您的位置 : 皮皮文学网 > 女生 > 短篇言情 > 先婚后爱:狩猎冷情总裁

更新时间:2019-03-13 11:29:51

先婚后爱:狩猎冷情总裁

先婚后爱:狩猎冷情总裁

来源:袋鼠书城作者:溪红分类:短篇言情主角:沈星羽唐靳禹

《先婚后爱:狩猎冷情总裁》小说简介主角是沈星羽唐靳禹的小说是《先婚后爱:狩猎冷情总裁》,它的作者是溪红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一颗肾,换三年婚姻。值不值?沈星羽不知道,她只知道她爱惨了那个男人!当年救命之恩,如今以命护之。奈何造化弄人……认错了人。将本该捧在心尖的女人伤害至深。沈星羽:放我走吧,就当我当初鬼迷心窍想要嫁给你,是一场错误。唐靳禹猩红着一双眼睛:要和我结婚的是你,要逃...展开

《先婚后爱:狩猎冷情总裁》小说简介

主角是沈星羽唐靳禹的小说是《先婚后爱:狩猎冷情总裁》,它的作者是溪红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,书中主要讲述了:一颗肾,换三年婚姻。值不值?沈星羽不知道,她只知道她爱惨了那个男人!当年救命之恩,如今以命护之。奈何造化弄人……认错了人。将本该捧在心尖的女人伤害至深。沈星羽:放我走吧,就当我当初鬼迷心窍想要嫁给你,是一场错误。唐靳禹猩红着一双眼睛:要和我结婚的是你,要逃走的也是你。他狠狠地将她压在桌面:想走,没门……阴差阳错,造化弄人,她只求一抹深情,却那么累,那么难……...

《先婚后爱:狩猎冷情总裁》 第七章 粥可温 免费试读

第七章粥可温

沈星羽办理了出院手续,提早了几个小时。她知道再过一会,唐靳禹就该下班了,她想到他昨日酗酒,便想给他熬些药粥。

洗米,下药材,温火。一系列的动作都无比地熟稔,完全看不出来昨天那个虚弱地倒在病床上的那个人是她。

沈星羽回想早上唐靳禹出口伤人的话,还有他那不在乎的神情,说不心疼那是假的,可是又能怎么办?那是她爱的男人,起码过去爱,现在正在爱,将来......

将来的事情谁说得清呢,也许他们连明天都没有了吧。沈星羽顿下手中的汤勺,自嘲地笑了一下,却在走神之中被溅出来的米汤烫红了手背,白皙的手背露出煞红的一块,好似一个红色的丑陋的胎记。

沈星羽还没有来得及用冷水洗手背,就听闻电话**响起。来电显示标注着是“靳禹”,乐得她连手上的伤都忘了,“喂?靳禹?”

唐靳禹嘴角微抽,听她那么开心雀跃的声音,若不是亲眼见到她面色惨白地躺在病床上,还会真的以为她是假装生病。“我今天要陪灵儿,没时间接你出院。”

她不是没有听见他言语之间的不耐烦,但是她却在庆幸他不再是神龙不见摆尾,起码会打电话告知自己。

若是沈紫灵知道沈星羽的想法估计会被气到,她之所以撒娇让唐靳禹打电话给沈星羽,根本不是因为“怕妹妹担心”,而是想让沈星羽知道,即便是他们结婚了,可是唐靳禹的心还在自己这里。

“不用你接啦,我都出院了。”沈星羽试图把声音放得轻松一些,却还是带了一些沉闷。

唐靳禹从来不会在意她的感受,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。

“那你什么时候回来?”沈星羽不想在唐靳禹表现得斤斤计较,“我给你熬了药粥,你可以补补身子。”

率先回答沈星羽的却是一阵嘈杂,然后就是唐靳禹冷然的声音,“既然这样,你就把药粥送到医院来吧。”

沈星羽不作他想,又炒了两个清淡的小菜,把它们都装进保温盒里。

坐着王叔的车,很快就来到医院。站定身子,可是脑袋却有些发昏。她走到病房门前,正准备要敲门,却听到一声撒娇的欢笑。

“靳禹哥,人家也想喝粥粥嘛。”透过半掩住的门的缝隙,沈星羽可以看见沈紫灵亲昵地半依偎在唐靳禹的怀中,不停地左右晃动,胸前不时地蹭到唐靳禹的手臂。

沈星羽闭上眼睛,转身走开。原来,唐靳禹你不是忙,只是我没那么重要而已。你也不是讨厌我生病,你只是讨厌被人强制着“丈夫”的身份来照顾我。

“靳禹哥,你说小羽到底什么时候可以把粥送过来啊,我都好饿了呢。”沈紫灵分明看见门缝略过一道身影,她故作可怜兮兮地望着唐靳禹。不必多想,拿道留门的缝隙也是沈紫灵的杰作。

她沈星羽想和我斗,下辈子都没有可能。把头埋在唐靳禹胸前的沈紫灵嘴角凝住一抹冷笑,她就是要看着沈星羽一步步失去唐靳禹,不要说心,连人她都要失去了。

走在长廊的沈星羽再次接到唐靳禹的电话,已然失去了先前的雀跃,“喂?”

“到了没有?怎么那么慢?”唐靳禹问,他的声音听不出任何情绪。

“刚到医院。”沈星羽闷闷地应着,然后飞快地挂断了电话。

唐靳禹盯着手机屏上的“结束通话”四个字,心中有一种压抑。也说不清是为了什么,索性不去想它,唐靳禹低着头对沈紫灵说,“很快就有粥了。”

听到门的声响,沈紫灵略微仰头,就对着唐靳禹吻了上去。唐靳禹本来是一手握住她的腰肢,另一只手抚着她的秀发,这么一看就好像是唐靳禹强吻沈紫灵。

唐靳禹头一次对与沈紫灵亲昵产生了厌恶,他把这归罪于因为沈星羽破门而出,破坏了这份温馨。因此他的面上带着几分冷色,瞪向沈星羽。

沈星羽一进门就看见唐靳禹吻着沈紫灵,心中一声咯噔,步子却条件反射地不慌不慢地走上前,视而不见地道,“我熬了点药粥,还炒了点青菜。”

唐靳禹见她温顺得而样子,心中本该是舒心,却不知道为什么有点异样的暴怒,“你可以走了。”

沈紫灵有些诧异地望着唐靳禹,他眼中的厌恶不像是作假。因此她对击退沈星羽更加有信心和底气。她连忙挽住唐靳禹的手,“靳禹哥,你这是干什么?小羽好不容易来看我一趟,都让你赶走了。”

沈星羽顿住脚步,转过身看向沈紫灵,想看看她到底又要玩什么把戏。

“小羽,你的身体好些了吗?”沈紫灵面上满是担忧地望着沈星羽,“都是我不好,怪我自幼就体弱病多,这次还真是要多谢小羽你了。”

想起以前沈紫灵带着一众佣人欺负自己的时候,那可不是使劲浑身解数么,居然好意思说自己自幼就体弱病多,脸皮真是厚过城墙。

“知道自己身体不好还半夜踢被子?”唐靳禹亲昵地点了点沈紫灵的鼻头。

沈紫灵的脸上浮上羞涩,故作嗔视道,“靳禹哥~你说这个做什么嘛!”

“姐姐还是照顾好自己就行了,何必花那么多‘心思’在别人身上?”沈星羽淡淡地说,“假惺惺的把戏姐姐一做就是十多年,不累吗?”

“灵儿这是关心你。”唐靳禹冷冷地看着沈星羽。

沈紫灵拦住唐靳禹,只见她的双眼蒙上泪纱,“从小到大,小羽你就和我不亲。小时候我念在小羽你年纪幼小,我便听继母的话,对你处处忍让。可你却一直把我的好心......小羽,我真的没有其他意思,我就是关心你而已啊,你也是为了救我......我把靳禹都让给你了,你为什么还不肯原谅我?”

她的肩头颤抖着,看得唐靳禹很是心疼。唐靳禹望着沈星羽,“我说最后一遍,滚。”

沈星羽看着唐靳禹把沈紫灵拥入怀中,她步子看似轻快地退出了病房。

他拥着另一个女人,却不曾问她粥可温。

猜你喜欢

  1. 亚洲小说
  2. 奇幻小说
  3. 穿越小说
  4. 现代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