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皮皮文学网 > 女生 > 短篇言情 > 浅尝则欢

更新时间:2019-03-13 14:25:04

浅尝则欢

浅尝则欢

来源:悠空网作者:燕笑语兮分类:短篇言情主角:墨白叶青城

《浅尝则欢》小说简介主人公叫墨白叶青城的小说叫做《浅尝则欢》,它的作者是燕笑语兮所编写的短篇小说类型的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:混元灵犀镜,横空出世,墨家世子墨白,被一帮不知名的高手追杀,身受重伤,邂逅名医叶青城,与之暗生情愫,却被卷入未知的阴谋——...《浅尝则欢》第四章护法之意免费试读墨白再次醒来已经是傍晚,周遭的环境已经不在牢笼里,身上满是血迹的衣服也被人换下,取而代之的是散发着清香的墨色缎裳。他...展开

《浅尝则欢》小说简介

主人公叫墨白叶青城的小说叫做《浅尝则欢》,它的作者是燕笑语兮所编写的短篇小说类型的小说,内容主要讲述:混元灵犀镜,横空出世,墨家世子墨白,被一帮不知名的高手追杀,身受重伤,邂逅名医叶青城,与之暗生情愫,却被卷入未知的阴谋——...

《浅尝则欢》 第四章 护法之意 免费试读

墨白再次醒来已经是傍晚,周遭的环境已经不在牢笼里,身上满是血迹的衣服也被人换下,取而代之的是散发着清香的墨色缎裳。

他茫然无措的望向窗外,窗外玉盘已经高升,影影绰绰的挂在房檐,屋舍如星盘密布,细瘦如竹的街道,参差交错。

“墨公子重伤未愈,还是不要动什么歪心思的好,况且这楼十丈高有余,你若是贸然跳下,非是要再添新伤。落得个半身不残的回去见你的小美人,难不成还要他伺候你终身不成。”殷凤离一把阴柔的嗓音,突然在他身后响起。

墨白神色不悦,转过身望向殷凤离,殷凤离依旧着一身红色薄纱,仪容在烛光的映照下,光华若千。

他心里道:若这殷凤离是女子定然倾国倾容之姿,可惜是个男儿身,配上这么一张脸弄得个娘里娘气。

“你还是老老实实的养伤,主人待你如上宾,是不会伤害你的性命的。”

墨白没好气的转过身去,思衬着从窗户逃脱看来是不行,外面云烟阁的人定然派人把守着,自己伤势又多日不愈,恐怕难以抵众。这云烟阁阁主究竟抓自己来此有何用处?那日好不容易得见云烟阁主却又莫名晕倒,墨白想到此,又气又恼器,像是热锅上的蚂蚁,急的团团转。

“那你们把我囚禁于此又是何用意?我不想再与你们多费口舌,若不讲明来意,我便从这窗户跳下去。”墨白纵身一跃,站在窗口,一副摇摇欲坠的样子,恫吓殷凤离。

殷凤离上前一步,慌忙道:“墨公子可是要当心,若你有所闪失,主人定要责罚与我。”

“你的责罚又与我何干,况且你屡次三番,意图伤害青城我还未与你算账,我且从这高楼跳下去,也可拉你一个做垫背的。”墨白凄惨一笑,试探道,总不能坐以待毙的好,现如今青城不知所踪,自己与父亲约定的日期也越来越逼近。

“哈哈,墨公子性格好生洒脱,如此看来我这云烟阁,怕是留不住墨公子了。”云烟阁主哈哈大笑,推门而入。

墨白赶忙从窗台跳下来,俯首道:“承蒙阁主款待,在下确有要事不便多留,望阁主成全。”说的话滴水不漏,既然自己为人砧板上的鱼肉,只有任人宰割的份,这阁主虽然为人神秘,但身上并未有杀气,不如服软探探口风也好。

阁主扶起墨白,沉声道:墨公子既如此说我也不好再挽留,离儿你便护送墨公子回墨家吧,墨公子深受重伤多有不便,你带着离儿也好有个照应。”

墨白看到殷凤离冲着自己眨眼睛,连忙推辞道:“阁主好意,墨白心领了,殷公子一表人才,恐多有人觊觎,不便与我同行。”

“墨白,你什么意思?莫不是小肚鸡肠,怪我三番四次挟持你的小美人,什么一表人才,觊觎之类,怕都是你的推辞。”殷凤离松开缠绕着头发的玉指头,大声吵闹道。

云烟阁主按住殷凤离的肩头。“公子身上可感觉伤口不那么疼痛难忍了?”

墨白自从醒来就觉得伤口不再疼痛难忍,全身干爽舒适,点点头看向云烟阁主。

“我已经在公子身上下了蛊虫,这种蛊能够帮助公子治病,极早的让伤口愈合。但是同时此蛊也有极大的副作用,就是每逢月圆之日便会加倍的疼痛难忍,大有噬骨吞心之痛,非常人能忍。”

墨白闻言,大惊失措,双手摸着自己的身体,但并未发现有什么异样。”阁主为何加害于我?”

“我的目的现在不能告诉你,离儿有能够抑制毒蛊复发的药,你放心带着他,不会令你出现差池的。”阁主挥挥手,殷凤离跪倒在地上向他辞行。

墨白瘫软着身子坐在软塌上,看来这阁主是蓄谋已久,劫持自己来此,怕就是要在自己体内种上毒蛊,然后让这个什么殷凤离跟着自己。就是不知道他们究竟是意欲何为,也罢,也罢,先假意顺承,自己再寻机会逼问殷凤离,问出毒蛊的解药。然后找到青城,带着他回到家中,摆脱这帮奇奇怪怪的人。还是师父说的对人心叵测,世事难料,倒不如跟着师父继续修行,每日清心寡欲,参禅问道,也好过着打打杀杀,日日提心吊胆。

想到此墨白悔恨交加,但是转念一想,若是不下山,就碰不到叶青城,那么温柔如水的人——

殷凤离听到墨白在后面一会摇头一会叹气,疑惑问道:“哎,你是癔症了吗?别以为我很想跟着你似的,用不着这样子引起我的反感逼我走。”

墨白并未搭理他,总觉得若非是他们故意阻挠自己,也不至于现在弄得如斯田地。

天空不知不觉变得晦暗,瞬间阴云密布,一副风雨欲来的压迫感袭来。

墨白不想再过多耽搁时间,扬起软鞭,夹紧马腹,赶往桃花谷。殷凤离也不再多言,紧跟在他身后。

未及多时,半空中一声闷雷响起,大雨倾盆而至,像瓢泼一样,瞬间把墨白身上浇的湿透。

“墨白,大雨已至,我们到旁边的驿站等雨停再走吧?”殷凤离的声音,隔着雨幕从墨白身后传来。

墨白头也不回,只是觉得想要见叶青城想的发狂,那种感觉只有见到青城方能消散。“要休息你自己休息,现下青城安危我不得而知,实在是无法像殷公子一样逍遥自在。”墨白言辞生冷,有意疏远殷凤离,

殷凤离强压怒火,自己身为云烟阁阁大弟子,可谓是一人之下,万人之上,教众上下无一不对自己敬畏。

那似这墨白对自己冷言冷语,枉费自己担心墨白身上旧疾,好意提醒。咬碎一口银牙,也不想再与墨白,无谓争端,只得硬着头皮顶着瓢泼大雨前进。

马蹄踏着泥泞前行,溅起星星泥点,墨白被雨水浇灌的浑身冰冷,他却不以为意,一心想着青城,不多时两人走进大片桃林,桃林大片的花瓣,被狂风暴雨吹得七零八落,颓败的凋落在浑浊的泥水里,墨白扬起软鞭,驱马的速度加快,仿佛在桃林尽头看到叶青城言笑晏晏的望着自己。

然而桃林尽头的景象让墨白大吃一惊,医庐已经尽数倾颓,断壁残垣倒在泥泞的雨水中。

墨白见状,全身像是被抽空了一般,他从马上跳下来,跑到一堆断壁残垣前,徒手扒出几本被雨水打湿的药理书籍,他不可置信,青城嗜书如命,这些书对他来说更像是命一样重要。他怎么会任由他们在这里雨打风吹,肯定是青城遭遇到了不测,不然怎么医庐怎么会变成这副模样。

“墨白,恐怕小美人是遭遇到什么不测,他的住所都已经这般光景,情况不容乐观。”殷凤离看到墨白傻傻的跪倒在雨幕中。

墨白一言不发,开始着手扒出那些药书,他已经不敢想象青城的遭遇,只想把这些书留下来,青城他日见了必然欢喜。

“这些书都已经被雨水打湿,墨迹也已经看不清,即使是晾干是也无用,你还留着它们做什么?”殷凤离走向墨白,劝导着他。墨白本就有旧伤在身,再加上雨水一路的浇灌,恐怕会支撑不住。

墨白依旧是闷声不发一言,他的手触碰到尖锐的石头,已经被割开伤口,鲜血从里面汩汩的冒了出来,看着有些触目惊心。

“人间自古有情痴,此事无关风和月,也罢,我陪着你一起疯吧。”殷凤离,摇摇头也低下身子,和墨白一起找那些破败的医书。雨幕中一红一黑两道身影,在一片断壁残垣前交织在一起。

大雨一直不停,仿佛要洗刷尘世间一切尘埃,狂风怒吼着几乎是要把树根扯出来。

墨白正襟危坐,光着上半身,双目无神的望着火堆窜起来的火苗,火苗烧的滋滋作响。他的眼前映现叶清晨温柔的面庞,不由苦涩涌现心头,此次下山唯一碰到一个体己的人,就这样下落不明。

殷凤离正在一旁晾晒墨白的衣服,明灭的火焰,照在墨白的面容上,显得他眼圈发青,整个人形如枯槁一般。想到墨白这几日连夜赶路,都未曾好好休息,再加上墨白心心挂念之人意外消失,不禁心里对墨白有些同情。

“墨白,你也不必过分担心,我们并未在倒塌的房舍前,看到叶先生的尸体,恐怕是他自己躲避了起来。再说叶先生已是成年男子,有照顾自己的能力,也许过段时日便会回到他的医庐。”殷凤离实在是于心不忍,言辞温润安慰道。

墨白望向摊晒满地的书简,轻轻的叹了一口气。“青城离去必然事出有因,这些书是他所钟爱的,若非有人突然袭击他,怎会不顾这些书,任由书简在雨水中冲刷。”

“如此说来,叶先生怕是凶多吉少,我现下便召集教中成员,为公子寻找。”殷凤离意识到了严重性。

随即把中指放入口中,吹动口哨,不多时飞进来一直黑羽红嘴的鸟,落在他的肩上。那鸟的眼睛竟然是猩红的,滴溜溜的盯着墨白,冷不丁与它注视让墨白心头一颤。殷凤离将写好的书信绑在炙鸟的腿上,炙鸟便扑棱扑棱翅膀飞向外雨幕。

“我已与阁主说明公子,公子朋友走失,公子不必太过担心了,我云烟阁弟子遍布中原,一得到消息我便的第一个只会公子。”

墨白脸色欲缓和,连忙感激道:“殷护法,前些日子,墨白多有唐突之处,还望护法海涵。”

殷凤离把晾干的衣物递与墨白,勾起嘴角微微一笑,一双凤眼水光波转。“公子莫要如此生疏称呼我,再说你并非我教中弟子,称呼我护法有些不妥,不如叫我离儿吧!”

“离儿——”墨白别扭的叫着,怎么感觉怪怪的,殷凤离好歹也是个大男人,如此亲昵称呼实在是难以启齿。

“护法小名,实在是难以启齿,还是叫你本名便好!”墨白讪讪道

殷凤离闻言,长袖一挥,气呼呼的把叶青城的书踢到一旁。“什么难以启齿,你分明是怨恨与我,若不是阁主让我保护你,你就是是生是死也与我无关,让我在这里白白受你的气。”

墨白俯身,捡起别殷凤离踢飞的书简,掸去上面的尘土,也不恼怒。“我与阿城乃是知己方可叫彼此小名,殷护法身份尊贵实在是不敢造次。”

殷凤离越听越气,坐到一旁噘着嘴,再也不想搭理墨白,心想那个傻子满脑子都是叶青城,完全枉费自己的一片心意。只是不知为何想到此,心里莫名涌现一阵苦楚,却是说不明道不清的滋味。再看到墨白俊朗的面容,轻轻的把那些书简,整理到一起,心想那温柔的眼神要是对自己有半分也好。

猜你喜欢

  1. 架空小说
  2. 穿越小说
  3. 科幻小说
  4. 悬疑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