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皮皮文学网 > 女生 > 现代言情 > 我们的故事已开场

更新时间:2019-03-14 12:03:14

我们的故事已开场

我们的故事已开场

来源:微阅云作者:麦兜兜分类:现代言情主角:梁珈周邢琛

《我们的故事已开场》小说简介独家小说《我们的故事已开场》是麦兜兜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,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梁珈周邢琛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堂堂周大少的身后有个小跟班,而这小跟班是他母亲帮他内定了的小媳妇。...《我们的故事已开场》第七章今天的婚礼是怎么回事免费试读过了好一会儿,梁文瑞才别有深意地开口,“你们今天……一起出席舞会了?”周邢琛在玄关处换鞋子,脱下外套挂在衣架上,淡淡回...展开

《我们的故事已开场》小说简介

独家小说《我们的故事已开场》是麦兜兜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,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梁珈周邢琛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堂堂周大少的身后有个小跟班,而这小跟班是他母亲帮他内定了的小媳妇。...

《我们的故事已开场》 第七章 今天的婚礼是怎么回事 免费试读

过了好一会儿,梁文瑞才别有深意地开口,“你们今天……一起出席舞会了?”

周邢琛在玄关处换鞋子,脱下外套挂在衣架上,淡淡回答,“嗯。”

梁文瑞眸光一闪,看了看儿子,又看了看准儿媳,一字一句,“那可不可以告诉我,你今天让小迦出现在媒体面前,究竟是什么意思?”

“还能有什么意思?结婚。”

周邢琛拨了拨头发,并没有觉得自己甩出了一枚重磅炸弹。

不止换鞋的梁珈,连梁文瑞都没想到他这么直白,不由愣在原地。

“反正早晚都是结婚,不如早些把婚礼办了吧。”周邢琛没有太在意,随意看了看母亲手上的线团,“我去睡了。”

锃亮皮鞋敲击着楼梯,然后消失在卧室处。梁珈刻意放慢动作换好鞋子,起身时,果然看到周母一脸欣慰地看向她。

那眼神,仿佛她是一件终于送出去的礼物一般。

“小迦啊,那小子可算是开窍了。”梁文瑞把手里的围巾放在一边,坐直身子,做出要谈话的样子来,“这第一步咱就算是完成了,以后你可得好好研究一下,如何留住老公的心。”

梁珈被那目光看得很不自在,淡淡地“嗯”了一声,“妈,那我先上……”

“楼”字还没说出来,就被周母打断。她显然兴致很高,往旁边坐了一点,让出一个位置,对梁珈招招手,“现在才九点,休息什么?你过来,我们好好研究一下,如何筹办一个风光的婚礼。”

她的手搁上膝盖,喃喃自语道,“不能丢了周家的脸才是。”

梁珈没有办法,只得揉了揉笑了一天已经僵硬的脸,顺从地坐过去。

接下来的一个月,周家家主要成婚的消息传遍了大街小巷。几家之前在舞会上拍到他们执手照片的媒体,纷纷刊出他们的照片,以显示自己未卜先知,预知了他们的好事。

梁珈和周母忙着筹备婚礼,而准新郎周邢琛却忙于工作,几乎从不现身,更遑论插手婚礼的事。

夜晚,终于完成一天的工作,梁珈坐在电脑前浏览着网页,悄无声息地叹了口气。

各大经济娱乐网站的版面几乎都被她和周邢琛的照片占据了。媒体对他们两人的八卦关心程度远远超过了婚礼本身。

看样子,周母所希望的世纪婚礼,指日可待。

梁珈把目光撇开,拉开窗帘对着楼下的万家灯火发了会儿呆,桌上的手机却不期然响了起来。

她回过头去瞥了一眼,屏幕上闪烁着黎胤的名字。

婚礼的消息已经放出去了那么久,现在婚期将近,这孩子才打电话过来,想必已是忍了很久了。

梁珈无可奈何地摇摇头,指尖一滑,接起电话,“喂?”

那头黎胤的声音明显带着怒意,没有平日的阳光气息,“你真的要嫁给周邢琛?”

梁珈怔了一下,不懂他为什么会这么生气。

她指尖在窗台上轻轻敲击,声音带着些刻意的轻松,“消息都传出去了,怎么可能有假?”

“我以为……”以为这只是周邢琛的又一次心血来潮,没想到竟是真的。黎胤死死压抑住心里的怒气,不愿意朝她发火,“你考虑清楚了?”

“嗯。”梁珈手上的动作略有停顿,说话的节奏却没有变化,“毕竟周家养了我十几年,这是我应该做的。”

“他们只是利用你而已!”黎胤有些激动,言辞也激烈起来,“更何况,周邢琛爱的是别人,你不知道吗?”

“小胤。”梁珈一只手无意识地抚了抚耳垂,企图安抚他,“我也是有苦衷的。”

每次她这么叫他的名字,就代表他在无理取闹了。

黎胤身侧的手紧紧攥成拳,费了好大力气才平静下来,“如果,我不同意你嫁他呢?”

电话里静静地没有回音,几秒之后,嘟嘟的忙音传来。

黎胤把手机拿下来看,梁珈已经挂了电话,再打过去是关机状态。

阳光明媚。远处的钟声敲击了十二下。

圣德尔古堡教堂,玫瑰和百合布满每一个角落。这里,一场旷世婚礼正在有条不紊地举行。

记者们守在外围,光是婚礼布景就够他们拍一阵了。

“梁小姐,您的妆好了。”

化妆师的领头在梁珈脸上刷了最后一笔腮红,恭恭敬敬地垂手而立。

梁珈缓缓睁开眼,镜子里的女人让她吃了一惊。

樱唇琼鼻,纤长的眉眼,卷翘的睫毛。比平日稍显红润的皮肤,珠光粉很好地柔化了面部线条,让她整个人看起来容光焕发。

“梁小姐,你很美。”化妆师惊叹地看着那仿佛含着一汪烟雾的眼睛,由衷赞叹道。

梁珈站起身来,几不可见地轻轻点了一下头,语气里无悲无喜,“谢谢。”

她抬眼看了看等在一边的周父,对方和蔼地微笑着,把手放在腰际。她上前两步,将手放在他臂弯里,松松挽住。

因梁珈身份特殊,是从孤儿院领养而来,没有亲生父母可言。于是,婚礼上新娘父亲的职责,便由周启树暂代了。

周启树的眼睛一直没有从梁珈身上离开,透过她的模子,似乎看到了另一个已经不存在的人。

“爸,该出发了。”梁珈见他发呆,轻声提醒。

“噢,好。”周启树这才回过神来,他眉心拧成一个“川”字,郑重地看着梁珈,“小迦,你告诉爸爸,是不是真心想嫁给刑琛?”

他总感觉,这个孩子身上,并没有新婚的喜悦。

他当时领养她的初衷就是为了让她健康快乐地长大。现在,如果她不愿意的话,这婚礼,其实不要也罢。

梁珈抬起眼睫,和周启树对视,眸光里划过感激的神色。

她知道周父是真的对她好,听到这样的问话,她内心也不是没有一点波动。然而,一想到周母,反悔的念头便被打消了个彻底。

婚纱的头盖缓缓落下,梁珈微笑了一下,然后听到自己的声音,“爸,我是真的愿意嫁给刑琛。”

教堂内部的空间极高大,正因为如此,放出的婚礼进行曲才更显恢弘。

梁珈踩着红毯,拿着捧花,挽住周父的手臂,一步一步坚定地往前走。身后是手握裙摆的花童。

甫一踏进教堂,善意的掌声便充盈了整个空间。

两边座位的宾客陆续站起,对新娘点头致意,还有起哄的人将彩带和花瓣往空中一撒,带着香气的玫瑰便落了一头一身。

轻纱下,梁珈的表情始终淡淡的,没什么波动。

透过婚纱,可以看到人群的尽头,周邢琛着了正装,长身玉立地站在神台上,侧过头,目不转睛注视着她的到来。

如她所料,周邢琛也无甚激动的神情,和平日里一样淡淡的。

梁珈想起前些天她问他,选择现在结婚是不是因为有家庭的人显得更有责任心,这样有利于公司股票的稳定?周邢琛捏着她的下巴打量了许久,就在她以为他会发火时,冷笑一声,说是。

可是既然如此,为什么会是她?

梁珈有一搭没一搭地想着,手已经被交到了周邢琛的手上。

隔着一层薄纱手套,她微凉的指尖感觉到他温暖的掌心,不由轻轻瑟缩了一下,换来对方更加紧地将她裹进手心。

梁珈抬眼看他,发觉他也正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,握住捧花的手不由得紧了一下。

这样认真的眼神,就好像前些天说出那些有关利益的话的人不是他一样。

下面的宾客还有些喧闹,神父伸出一只手掌在虚空中一压,“安静,婚礼马上要开始了。”

此话一出,果然有效。整个空间渐渐变得鸦雀无声。

庄严神圣的气氛从四下围拢来,神父清了清嗓子,握着圣经,朗声念了开场白。

虽然对婚礼的过程并不陌生,但当自己真的站在神台上时,还是止不住的紧张。梁珈的手在周邢琛掌心里团成拳,汗水濡湿。

终于,神父转向周邢琛,正色道,“周邢琛先生,你愿意接受梁珈小姐成为你的妻子吗?你能一生敬爱她,尊重她的家庭,不和他人发生感情,独与她居住吗?”

周邢琛似乎没怎么犹豫,清冷的声音回荡在广袤的空间里,“我愿意。”

梁珈想,如果不是在这种严肃的场合,她一定会笑起来。

不和他人发生感情?怕是周邢琛第一个不能做到吧。

还没等她分辨清楚周邢琛这话里有几分真心,神父的身体就转向了她,问了相同的问题。

梁珈垂下眸子,眼里掠过一丝挣扎。

“我愿意”一出口,她就是周邢琛的妻子了。

照顾他,服从他。这一辈子,再无别的可能。

然而,走到了这一步,她已经没有了退路。

梁珈闭了一下眼睛,摒除杂念,再抬眼,已是满面欣然,“我……”

话没说完,教堂的大门忽然打开,接着是一个带着哭腔的声音,“刑琛,我不要你结婚!”

梁珈眼皮一跳,反射性地去看周邢琛。手上的温暖骤去,刚才还许诺不会和他人发生感情的男人,已经快步往门口的人走去。

宾客哗然,纷纷站起身子观望,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。也有人稍微了解点内情,开始交头接耳向周围的人传递信息。

“当年周公子冲冠一怒为红颜,不就是因为这个夏沁儿?”

“真的?那今天的婚礼是怎么回事?”

“新娘现在还蒙在鼓里?那也太可怜了吧……”

梁珈看着那一方亮光里夏沁儿的身影,以及她梨花带雨的模样,忽然觉得被一盆冰水兜头浇下,沁凉彻骨。

猜你喜欢

  1. 穿越小说
  2. 宫廷小说
  3. 欧美黄片小说
  4. 虐恋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200